东莞抚养纠纷律师团队_离婚纠纷律师-东莞周边律师

2019年01月11日    

广州离婚案办理律师,致力于离婚案件纠纷的解决,是专业的离婚律师

武浣明,于亚莲诉武永生变更抚养权案 ——子女不是主张变更抚养权的主体 原告:武浣明,男。

原告:于亚莲,系原告武浣明的母亲。

被告:武永生,男。

原告武浣明和于亚莲共同诉称:于亚莲与被告于1997年10月29日协议离婚。

离婚时双方商定婚生子武浣明由被告独自抚养,家庭财产回被告所有,离婚后武浣明随被告糊口并由其抚养。

2001年7月,武浣明因不愿再与被告共同糊口,就到于亚莲家与其共同糊口至今。

自从武浣明离开被告以后,被告除为武浣明支付初一第 一学期膏火480元和治病费200元以外,再未支付过其他任何用度,虽经原告多次催要,至今没有任何结果。

为了保证原告武浣明能够健康成长,保障其顺利完成学业和其能独立糊口,也为了维护于亚莲的正当权益,哀求法院依法判令:1.武浣明回我于亚莲抚养;2.被告向于亚莲支付2001年7月1日至2004年8月31日为武浣明垫付的膏火,学杂费,糊口费,医药费等总计32333.8元;3.被告一次性支付2004年9月1日至2009年8月31日在职业技术学院5年学x期间的学x及糊口用度5万元;4.被告一次性支付武浣明在5年学x期间和糊口自立前的物价上涨补偿,医疗保证金,待业保证金3万元;5.本案诉讼费由被告承担。

被告武永生辩称:1.关于原告的第 一项诉讼哀求,我以为武浣明仍是应该回我抚养,于亚莲是无业职员,没有能力支付孩子的有关用度。

原告要求我支付32333.8元,我有异议。

根据离婚协议书孩子回我抚养,孩子于2001年7月在放暑假时往了于亚莲那里。

2.正常的抚养用度我愿承担。

原告于亚莲擅自将武浣明转校,没有经由我同意,对于这平台用度我是不能承受的。

但愿法庭从公正的角度来计算这些用度。

原告起诉我的目的是知道我即将改行,有一笔改行费,所以就想通过变更孩子抚养关系,想一次性要求我支付那么多钱。

原告所要求糊口费不是必要的糊口费。

【审讯】 法院经审理查明,被告每月固定收进为2135.31元。

原告于亚莲与被告均已再婚。

本院以为,变更抚养权是父母的权利,而非子女权利,因此,原告武浣明作为原告于亚莲和被告的婚生之子,无权要求变更抚养权,故对原告武浣明要求变更抚养权的哀求,本院不予支持。

因为原告武浣明自2001年7月开始就离开了被告而与原告于亚莲共同糊口,原告于亚莲也有固定的住处,被告也未绝抚养的义务,且原告武浣明也愿意跟随原告于亚莲一起糊口,将武浣明变更为于亚莲抚养更有利于武浣明的健康成长,故对原告于亚莲要求变更武浣明抚养权的诉请,本院予以支持。

因为原告于亚莲与被告在协议离婚时,没有对武浣明的抚养费承担作出商定,故不存在变更抚养费的题目。

离婚后,抚养和教育武浣明还是原告于亚莲与被告的共同义务,因此,自2001年7月1日起至2004年11月29日止,产生的武浣明的抚养费36153.8元应由原告于亚莲与被告共同承担,根据公平原则,各应承担一半,被告应一次性偿付原告于亚莲。

原告于亚莲主张协议离婚时,武浣明由被告抚养,抚养关系变更前由其支付的抚养费由被告全额承担;无事实和法律依据,本院不予采纳。

对已发生的抚养费,因为已支付,因此原告武浣明无权再要求给付。

对其后的抚养费是原告于亚莲与被告的共同义务,是武浣明的权利,应由武浣明独自哀求,原告于亚莲无权主张,故对原告武浣明要求被告给付2004年12月至2009年8月的适当抚养费哀求,本院支持,但对原告武浣明要求一次性给付的主张,本院不予采纳。

对武浣明要求被告给付购置电脑,手机,英语学x机,MP3等学x用品的用度,因上述用品并非学x所必须,因此,本院不予采纳。

原告武浣明主张被告给付3万元保证金也因无任何依据,本院不予支持。

结合被告的实际情况,被告应自2004年12月起至2009年8月止,每月向原告武浣明支付抚养费700元。

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第三十七条第 一款,zui 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审理离婚案件处理子女抚养题目的若干详细意见》第7条,第8条,第12条,第16条之划定,判决如下: 一,变更被告武永生对原告武浣明的抚养权,原告武浣明回原告于亚莲抚养,被告武永生每月给付原告武浣明抚养费700元(给付期限:自2004年12月起至2009年8月止); 二,限被告武永生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10日内向原告于亚莲支付垫付抚养费18076.9元; 三,驳归原告于亚莲与原告武浣明的其他诉讼哀求。

案件受理费3757元,因为亚莲负担2000元;被告武永生负担1757元。

一审讯决后,当事人均未上诉。

【评析】 本案的案由是变更抚养权案,而本案的特殊性在于有2名原告,原告之一为武浣明,为未成年人,其法定代办署理人为其母亲于亚莲。

武洗明是原告于亚莲与被告武永生的婚生儿子。

原告之二为于亚莲,2原告共同提出了要求变更对武浣明的抚养权及支付已垫付的和今后发生的抚养费等各项详细的诉讼哀求,受诉法院在正确区分各当事人间的法律关系及所具有的权利义务的基础上做出了准确的判决,当事人均息诉服判,取得了较好的效果。

一,男女双方离婚时,可以商定子女由一方抚养,但不妨害另外一方提出变更抚养权的诉讼。

但变更抚养权诉讼的提出是父或母的权利,而非子女的权利。

本案中,原告于亚莲与被告武永生协议离婚时,商定儿子武浣明由被告抚养,但离婚后一段时间武浣明又跟随其母亲于亚莲共同糊口,其母亲于亚莲也担负了武浣明的抚养费。

武浣明愿随母亲糊口,其母亲愿意直接抚养他。

而这与原离婚协中商定由被告抚养武浣明的商定不同,这就必需变更抚养权。

本案提起变更抚养权诉讼的主体应是于亚莲,而不是武浣明。

由父或母主张变更抚养权,并非剥夺子女的权利,或不尊重子女的意愿,法院审理时会征求10周岁以上的子女的意见。

武浣明愿意由其母亲于亚莲直接抚养,可以通过于亚莲来主张权利,而不是以其为原告或为共同原告来主张变更抚养权。

因此,受诉法院支持了于亚莲变更抚养权的哀求,不支持武浣明要求变更抚养权的哀求。

二,对于变更抚养权之前,原告于亚莲抚养原告武浣明产生的抚养费,两原告要求由被告全额负担,即要求被告向其支付已发生的抚养费。

对此,受诉法院以为,离婚后,抚养武浣明还是于亚莲与武永生的共同义务,已产生的武浣明的抚养费应因为亚莲与武永生共同负担,即各应负担一半,被告应将其负担的一半用度给付于亚莲。

对于已发生抚养用度的给付主张应该由已全额负担的于亚莲提出,因此,武浣明无权要求其父给付。

三,两原告还同时提出了今后的抚养费的哀求及物价上涨补偿,医疗保证金,待业保证金的哀求。

对变更抚养权后的抚养费或增加抚养费的哀求,应是子女向父或母提出的。

本案之原告武浣明有权提出要求父母承担今后的抚养费,而不能因为亚莲主张或与武浣明共同提出主张。

因此,受诉法院支持了武浣明要求给付今后抚养费的哀求而不支持一次性给付的哀求,且不支持武浣明要求被告给付抚养费时要求被告给付购置电脑,手机等非学x必须品的用度,因为武浣明主张被告支付保证金3万元无法律依据,法院也不予支持。

广州离婚辩护律师,吴玲律师离婚法律咨询、法律服务。

[案情] 胡建章与刘美英原系夫妻关系。

1997年7月,胡建章因建房缺少资金于1998年6月23日向夏月珍借款74200元,未商定借款期限及利率。

1999年1月,胡建章还款9600元,尚欠64600元未予偿还。

夏月珍于1999年3月提起诉讼,通州市人民法院判决胡建章偿还夏月珍借款64600元,并同时承担从1999年3月10日至执行时的同期 存款利息及诉讼费2800元。

判决生效后,夏月珍向通州市人民法院申请执行。

执行过程中,通州市人民法院于2003年10月14日作出(1999)通通法执字第386号民事裁定,以为"被执行人胡建章借款时间系与刘美英夫妻关系存续期间,且此款系家庭建房所用,双方在离婚时就债务的承担已作出了明确商定”,遂依法裁定原告的本息,诉讼费由刘美英负责偿还。

裁定后,刘美英提出执行异议。

通州市人民法院于2004年6月29日作出(1999)通通法执字第386-1号裁定,驳归被执行人刘美英的异议。

刘美英依法向南通市中级人民法院提出申请复议。

南通市中级人民法院于2004年12月16日作出(2004)通中执异复字第20号裁定,以为"刘美英应否成为本案被执行人,尚需入一步调查取证。

一审法院在尚未能采集依法可追加被执行人主体的充分证据前提下,追加刘美英为被执行人依据不足,故依法撤销该裁定." 在二审法院作出裁定后,夏月珍向通州市人民法院起诉,要求确认胡建章向其借款64600元属胡建章与刘美英的共同债务。

[争议] 本案在审理过程中,法院形成了两种不同意见: 一种意见以为,胡建章向夏月珍借款用于建房的事实,已由原民事调解书,民事判决书予以确认。

胡建章与刘美英在离婚时,对楼房这一夫妻共同财产入行了分割,并对夫妻共同债务的承担作出了商定,对此原民事调解书已作确认。

故本案所涉该款应认定为夫妻共同债务。

通州市人民法院(1999)通民初字第951号裁定书在执行过程中,已裁定该债务由刘美英负责偿还,但因该裁定被南通市中级人民法院以认定夫妻共同债务证据不足予以撤消,导致夏月珍的债权难以实现。

在此情况下,夏月珍有权向通州市人民法院提起确认之诉(即对胡建章与刘美英共同债务的确认之诉)。

因为夏月珍与胡建章之间的借-贷关系发生在胡建章与刘美英夫妻关系存续期间,胡建章与刘美英在离婚诉讼中达成调解协议,对建房债务确以为夫妻共同债务。

故从保护债权人的权益这一角度出发,根据本案事实和相关证据,应当支持夏月珍的诉讼哀求,即确认结欠夏月珍的借款64600元属胡建章,刘美英共同债务。

另一种意见以为,根据民事诉讼法划定的"一事不再理”原则,当事人不得就已经过人民法院就实体事项处理的案件,再次重新起诉。

本案中,夏月珍于1999年3月向通州市人民法院提起诉讼,哀求判令胡建章偿还借款64600元及利息。

通州市人民法院于1999年7月1日作出(1999)通民初字第951号民事判决。

该判决生效后,夏月珍向通州市人民法院申请执行。

在执行中,因被执行人胡建章无履行能力,造成夏月珍的债权难以实现。

这一事实表明,夏月珍的债权诉请已得到了通州市人民法院(1999)通民初字第951号生效判决的支持。

现在夏月珍再次向通州市人民法院提起诉讼,固然在诉状中的文字表述不绝相同,被告亦有所不同,但仍旧是基于其在第 一次诉讼中依据的基本事实,并与被通州市人民法院(1999)通民初字第951号生效判决所确认的债权债务关系并无任何变化。

现在夏月珍再次诉讼是为补救其难以实现的债权所提起,显然违背"一事不再理”原则。

故应依法驳归夏月珍的起诉。

[评析] 本案的争议焦点就是夏月珍的起诉是否违背"一事不再理”原则。

在法学理论界,对于"一事不再理”原则存在广义说和狭义说两种观点: 一,广义说。

广义说以为"诉讼法上为防止对于统一法律关系发生相抵触之裁判,且免虚耗劳费时间,或为维持判决之确定力起见,设有禁止更行起诉之划定,此在学说上谓之"一事不再理”之原则。

析言之:当事人不得就已起诉之案件,于诉讼系属中,更行起诉,此因诉一经提出,即生诉讼系属之效力,该诉讼之原告或被告不得更以他造为被告,就统一诉讼标的,在统一法院或他法院,提起新诉或反诉;诉讼标的于确定之终局判决中经裁判者,除法律另有划定外,当事人不得就该法律关系更行起诉,此种效力称为判决之实质确定力或既判力。

以上两种情形,自当事人言之,不得更行起诉,自法院言之,即不得受理,故称为"一事不再理”。

二,狭义说。

狭义说以为,"一事不再理”原则指对判决,裁定已经发生法律效力的案件以及法院正在审理的案件,当事人不得再起诉,也即对于统一行为,在法院正在审理过程中,或者在法院作生产生法律效力的判决后,不答应当事人再次启动新的诉讼程序。

两种学说之间的根本区别主要表现为:狭义说以为"一事不再理”仅指判决的既判力,即判决确定后不得就统一案件再次起诉;而广义说则以为"一事不再理”涵括了判决的既判力和诉讼系属的效力两个层面。

一方面,当事人在提起诉讼后,就不得以统一案件再行起诉;另一方面,当事人在法院的判决确定后,不能就统一案件再次起诉,即禁止双重起诉也是"一事不再理”原则的内涵之一。

我国长期以来秉持狭义说。

[1] 概括上述两种观点,我们可以望出,"一事不再理”有两层涵义:第 一是指诉讼系属效力,即一诉已经提起或正在诉讼中,该诉就不得再次提起,亦即禁止对统一诉讼案件重复起诉,包括向统一法院起诉和向其他法院起诉两种情形,从而制止当事人的好讼;第二是指既判力的消极效力。

为了维持维护判决的尊严和不乱,避免当事人缠讼不休,划定当事人对法院作出的裁判不得再行起诉或重新审讯,即既判力题目。

[2] 笔者以为,无论是广义说仍是狭义说,其起点和终 极落脚点均站在既判力或诉讼系属的效力这两个层面,即从对已经发生法律效力的裁判或对法院正在审理的案件,当事人不得再行起诉—禁止当事人就"一事”重新启动诉讼程序(重复起诉)的角度考虑的。

因此,如何确定"一事”的尺度,入而区分一"诉”与他"诉”,zui后判定当事人是否属于重复起诉,成为民事诉讼中合用"一事不再理”原则首先需要解决的题目。

根据我国民事诉讼法第 一百零八条的划定,只要符合该条划定的起诉前提,法院就应当立案受理。

这一划定解决的是对当事人起诉的立案受理题目。

该法第 一百一十一条第 一款划定:对于符合一百零八条划定的起诉,应当立案受理。

同时,该法第 一百一十一条第 一款第(五)项划定:"对判决,裁定已经发生法律效力的案件,当事人又起诉的,告知原告按申诉处理,但人民法院准许撤诉的裁定除外."有人以为,该款即体现了"一事不再理”原则的划定。

[3]还有人以为,我国民事诉讼法并没有明确地确立"一事不再理”原则。

[4]

广州离婚案件律师,找吴玲律师,精英律师,为您的合法权益保驾护航。

罗小群诉刘春成离婚案 ——对男方提起离婚之诉限制的案件 原告:罗小群,女。

被告:刘春成,男。

2002年1月,罗小群与刘春成相识并确立恋爱关系,2003年7月3日登记结婚。

婚初夫妻感情尚好。

2003年8月28日生养女孩京京(暂未正式取名)。

后双方因家庭琐事而产生矛盾,于2004年4月末开始分居糊口。

罗小群于2004年5月9日诉至本院哀求判令准予原,被告离婚。

原告罗小群诉称:2002年初我与被告熟悉,于2003年7月3日登记结婚,并于同年8月28日生下一女儿。

结婚初期夫妻感情尚可,但因为被告整天游手好闲,无所事事,对家庭的事漠不关心,特别是女儿出生避世后,家庭糊口日益拮据。

我于是挽劝被告找份工作以贴补家用,但均被他以种种理由拒尽。

被告常常在外饮酒或打牌,晚上常常午夜以后才归家,甚至在外留宿,彻夜不回。

被告不但没有给家里钱用,而且还从我处取得日常花销。

zui令我不能容忍的是被告对我父亲的立场恶劣,一点都不尊重白叟,甚至还将我父亲打伤。

事已至此,夫妻感情早已破裂,无法再继续维持这段名存实亡的婚姻,特向法院提起诉讼,哀求法院依法判令:1.判令我与被告离婚;2.女儿由我抚养,被告一次性支付女儿抚养费,教育费等共计158000元;3.婚前财产回各自所有,婚后共同财产依法分割;4.诉讼用度由被告承担。

被告刘春成辩称:1.我与原告是经自由恋爱结婚的,双方有一定感情。

但结婚至今,原告与我观念不同,性格不和。

原告性格偏激,稍不如意就对我恶语相向,有一次争吵时曾拿菜刀威胁追打我,要同回于绝。

且从未专心照顾家庭和孩子,没有绝到一个为人妻,为人母的zui少责任。

2.我因 从事安利直销的关系,确实晚上常常午夜以后才归家,但并不存在没有家庭责任感和夜不回宿的情况,反而是原告根本没有家庭责任感,孩子在家都由奶奶,姑姑照顾。

3.假如原告执意离婚,我也同意解除这段痛苦婚姻,因为原告未绝到一个母亲应绝的责任,将来也不可能有心情和能力照顾孩子,孩子判给原告抚养显然不利于孩子的健康成长,我在抚养孩子时要求原告根据法律划定按月支付抚养费。

4.现住房和一切家私电器都是我婚前所购买;富康车是两人共同购买,还有汇鹏大厦两套房是婚后共同购买。

原告所说我将原告和其父赶出家门并非事实,是原告执意离婚,转移财产而不住在家中。

原告已转移的财产如下:3万多元的安利货物,共同从事安利所购买的办公举措措施,用品约3000元,汇鹏大厦9层97平方米房(交定金1.5万元)已被原告转卖。

共同债务6300元。

原告还搬走家中大平台家庭物品及房产证,保险合同书等等一些证件。

哀求法院依法判决。

【审讯】 法院经审理查明,原,被告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夫妻共同财产有:1.双岛公寓7层A1房一套,该房以被告名义于2003年2月18日购买,总价款为165013元,2003年2月8日支付了首期房款50013元。

该房支付首期房款后,原告称该房每个月支付1222元,已支付了2003年7月至12月房款,后因原,被告产生纠纷,2004年1月起应支付的房款未能支付,但原告未能举证证实。

原,被告婚后即住在该房中,并于2003年5月9日办-理了房产证,产权所有人为刘春成;2.汇鹏大厦1108房一套,该房以原告名义购买,已支付首期房款5万元。

被告曾于2004年3月19日向 出具个人消费贷-款声明函,声明被告系原告配偶,以原告名义联合申请住房按揭贷-款,用于购买汇鹏大厦1108房;3.原,被告曾经向案外人张某购买了汇鹏大厦905房,并支付了定金15000元,原告将该房转卖给案外人罗某,收取定金15000元;4.另有奥克斯挂式空调1台,布艺沙发1套(2件),茶几1张,音响1套,大床1张(包括床垫)及床头柜2个,三门衣柜1个,炉灶1个。

原告主张上述财产为其个人婚前财产,但未提供证据证明。

原,被告均主张双岛公寓7A1房及其家具,电器为其个人婚前财产,被告主张富康小轿车为夫妻共同财产,但未提供富康轿车是其夫妻共同财产及家具,电器为婚前个人财产的证据。

原告仅提交了双岛公寓首付款收据。

原告主张富康小轿车为其婚前财产,并提交了富康小轿车转让协议,该协议记载该车购买人为原告,购买日期为2002年12月11日。

原告还提交了TCL电视机,容声冰箱发 票及保修卡,电视机及冰箱购买日期分别为2001年5月及2000年6月,购买人为原告。

原告在庭审中提交了其 存款对账单1份,其中2003年2月8日支取47700元,原告以此证实双岛公寓的房产系其购买,应为其婚前财产。

原告主张双岛公寓2004年1月至6月未付房款及其为购买汇鹏大厦1108房向案外人陈某借款5万元应为夫妻共同债务,被告也主张其购买汇鹏大厦905房曾向杨某借款5000元及欠付陈某安利直销工资1300元,应为夫妻共同债务,但双方均未举证证实。

被告在答辩中主张原告曾将共同财产3万多元安利货物,办公举措措施及用品转移走,但未举证证明。

法院以为,原,被告虽自愿结婚,但婚后双方因性格分歧常常发生争吵,严峻影响了夫妻感情。

其婚生女儿出生后,原,被告不但不吸取教训,互谅互让,互相关心,化解矛盾,而是继续吵闹,甚至发铺到动手打 架,导致夫妻矛盾加剧,夫妻感情已完全破裂。

现原告诉至本院,哀求判令准予其与被告离婚。

被告对此予以同意,故本院对原告离婚哀求予以照准。

其婚生女孩京京因未满周岁,从有利于小孩身心健康及成长方面考虑,应随原告糊口为宜,被告每月支付抚养费300元。

原告主张被告一次性支付抚养费无法律依据,不予支持。

夫妻共同财产应均匀分割,其中双岛公寓7层A1房1套回被告所有,汇鹏大厦1108房1套回原告所有,尚未缴纳的房款分别由原,被告各自负担。

汇鹏大厦905房返还的15000元为夫妻共同财产,系由原告收取,故原告应支付7500元给被告。

原告主张为其婚前个人财产的奥克斯挂式空调1部,布艺沙发1套(2件),茶几1张,大床1张及床头柜两个,炉灶1个及窗帘,音响1套,三门衣柜1个因无证据证明,应认定为夫妻共同财产,均匀分割。

对原,被告均主张双岛公寓为其婚前个人财产证据不足,不予支持。

被告 ......

罗小群诉刘春成离婚案 ——对男方提起离婚之诉限制的案件 原告:罗小群,女。

被告:刘春成,男。

2002年1月,罗小群与刘春成相识并确立恋爱关系,2003年7月3日登记结婚。

婚初夫妻感情尚好。

2003年8月28日生养女孩京京(暂未正式取名)。

后双方因家庭琐事而产生矛盾,于2004年4月末开始分居糊口。

罗小群于2004年5月9日诉至本院哀求判令准予原,被告离婚。

原告罗小群诉称:2002年初我与被告熟悉,于2003年7月3日登记结婚,并于同年8月28日生下一女儿。

结婚初期夫妻感情尚可,但因为被告整天游手好闲,无所事事,对家庭的事漠不关心,特别是女儿出生避世后,家庭糊口日益拮据。

我于是挽劝被告找份工作以贴补家用,但均被他以种种理由拒尽。

被告常常在外饮酒或打牌,晚上常常午夜以后才归家,甚至在外留宿,彻夜不回。

被告不但没有给家里钱用,而且还从我处取得日常花销。

zui令我不能容忍的是被告对我父亲的立场恶劣,一点都不尊重白叟,甚至还将我父亲打伤。

事已至此,夫妻感情早已破裂,无法再继续维持这段名存实亡的婚姻,特向法院提起诉讼,哀求法院依法判令:1.判令我与被告离婚;2.女儿由我抚养,被告一次性支付女儿抚养费,教育费等共计158000元;3.婚前财产回各自所有,婚后共同财产依法分割;4.诉讼用度由被告承担。

被告刘春成辩称:1.我与原告是经自由恋爱结婚的,双方有一定感情。

但结婚至今,原告与我观念不同,性格不和。

原告性格偏激,稍不如意就对我恶语相向,有一次争吵时曾拿菜刀威胁追打我,要同回于绝。

且从未专心照顾家庭和孩子,没有绝到一个为人妻,为人母的zui少责任。

2.我因 从事安利直销的关系,确实晚上常常午夜以后才归家,但并不存在没有家庭责任感和夜不回宿的情况,反而是原告根本没有家庭责任感,孩子在家都由奶奶,姑姑照顾。

3.假如原告执意离婚,我也同意解除这段痛苦婚姻,因为原告未绝到一个母亲应绝的责任,将来也不可能有心情和能力照顾孩子,孩子判给原告抚养显然不利于孩子的健康成长,我在抚养孩子时要求原告根据法律划定按月支付抚养费。

4.现住房和一切家私电器都是我婚前所购买;富康车是两人共同购买,还有汇鹏大厦两套房是婚后共同购买。

原告所说我将原告和其父赶出家门并非事实,是原告执意离婚,转移财产而不住在家中。

原告已转移的财产如下:3万多元的安利货物,共同从事安利所购买的办公举措措施,用品约3000元,汇鹏大厦9层97平方米房(交定金1.5万元)已被原告转卖。

共同债务6300元。

原告还搬走家中大平台家庭物品及房产证,保险合同书等等一些证件。

哀求法院依法判决。

【审讯】 法院经审理查明,原,被告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夫妻共同财产有:1.双岛公寓7层A1房一套,该房以被告名义于2003年2月18日购买,总价款为165013元,2003年2月8日支付了首期房款50013元。

该房支付首期房款后,原告称该房每个月支付1222元,已支付了2003年7月至12月房款,后因原,被告产生纠纷,2004年1月起应支付的房款未能支付,但原告未能举证证实。

原,被告婚后即住在该房中,并于2003年5月9日办-理了房产证,产权所有人为刘春成;2.汇鹏大厦1108房一套,该房以原告名义购买,已支付首期房款5万元。

被告曾于2004年3月19日向 出具个人消费贷-款声明函,声明被告系原告配偶,以原告名义联合申请住房按揭贷-款,用于购买汇鹏大厦1108房;3.原,被告曾经向案外人张某购买了汇鹏大厦905房,并支付了定金15000元,原告将该房转卖给案外人罗某,收取定金15000元;4.另有奥克斯挂式空调1台,布艺沙发1套(2件),茶几1张,音响1套,大床1张(包括床垫)及床头柜2个,三门衣柜1个,炉灶1个。

原告主张上述财产为其个人婚前财产,但未提供证据证明。

原,被告均主张双岛公寓7A1房及其家具,电器为其个人婚前财产,被告主张富康小轿车为夫妻共同财产,但未提供富康轿车是其夫妻共同财产及家具,电器为婚前个人财产的证据。

原告仅提交了双岛公寓首付款收据。

原告主张富康小轿车为其婚前财产,并提交了富康小轿车转让协议,该协议记载该车购买人为原告,购买日期为2002年12月11日。

原告还提交了TCL电视机,容声冰箱发 票及保修卡,电视机及冰箱购买日期分别为2001年5月及2000年6月,购买人为原告。

原告在庭审中提交了其 存款对账单1份,其中2003年2月8日支取47700元,原告以此证实双岛公寓的房产系其购买,应为其婚前财产。

原告主张双岛公寓2004年1月至6月未付房款及其为购买汇鹏大厦1108房向案外人陈某借款5万元应为夫妻共同债务,被告也主张其购买汇鹏大厦905房曾向杨某借款5000元及欠付陈某安利直销工资1300元,应为夫妻共同债务,但双方均未举证证实。

被告在答辩中主张原告曾将共同财产3万多元安利货物,办公举措措施及用品转移走,但未举证证明。

法院以为,原,被告虽自愿结婚,但婚后双方因性格分歧常常发生争吵,严峻影响了夫妻感情。

其婚生女儿出生后,原,被告不但不吸取教训,互谅互让,互相关心,化解矛盾,而是继续吵闹,甚至发铺到动手打 架,导致夫妻矛盾加剧,夫妻感情已完全破裂。

现原告诉至本院,哀求判令准予其与被告离婚。

被告对此予以同意,故本院对原告离婚哀求予以照准。

其婚生女孩京京因未满周岁,从有利于小孩身心健康及成长方面考虑,应随原告糊口为宜,被告每月支付抚养费300元。

原告主张被告一次性支付抚养费无法律依据,不予支持。

夫妻共同财产应均匀分割,其中双岛公寓7层A1房1套回被告所有,汇鹏大厦1108房1套回原告所有,尚未缴纳的房款分别由原,被告各自负担。

汇鹏大厦905房返还的15000元为夫妻共同财产,系由原告收取,故原告应支付7500元给被告。

原告主张为其婚前个人财产的奥克斯挂式空调1部,布艺沙发1套(2件),茶几1张,大床1张及床头柜两个,炉灶1个及窗帘,音响1套,三门衣柜1个因无证据证明,应认定为夫妻共同财产,均匀分割。

对原,被告均主张双岛公寓为其婚前个人财产证据不足,不予支持。

被告主张原告转移其共同经营的安利产品及办公举措措施,无证据证明,对其主张不予支持。

富康小轿车,TCL彩色电视机,容声电冰箱为原告婚前财产,故对原告该项主张予以支持。

原,被告对夫妻共同债务的主张均未有证据证明,本院不予认定。

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第三十二条第二款,第十八条第(一)项,第三十六条,第三十七条第 一款,第三十九条第 一款,《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 一百三十条之划定,缺席判决如下: 一,原,被告自愿离婚,本院予以照准; 二,婚生女孩京京(暂用名)由原告抚养,被告每月支付抚养费300元直到小孩独立糊口为止; 三,夫妻共同财产:双岛公寓7层A1一套回被告所有,汇鹏大厦1108房回原告所有,尚未缴纳的房款分别由原,被告各自负担;奥克斯挂式空调1部,大床1张及床头柜2个,炉灶1个及窗帘回被告所有;音响1套,布艺沙发1套(2件),茶几1张,三门衣柜1个回原告所有; 四,原告应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10日内付给被告7500元; 五,富康小轿车,TCL彩色电视机,容声电冰箱为原告婚前财产,回原告所有; 六,驳归原告的其他诉讼哀求。

案件受理费8635元(原告预交),由原告负担5176元,被告负担3459元。

一审讯决后,当事人均未上诉。

【评析】 一,女方在怀孕期间和分娩后1年内,男方不得提出离婚,但女方提出离婚的,则不受此限制。

原,被告于2003年8月28日生养女儿,原告于2004年5月9日起诉时,其女儿尚未满1周岁。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第三十四条"女方在怀孕期间,分娩后一年内或中止妊娠后六个月内,男方不得提出离婚。

女方提出离婚的,或人民法院以为确有必要受理男方离婚哀求的,不在此限”的划定,在婚生女儿1周岁以内,男方不得提出离婚,但本案原告是女方,根据上述划定,绝管原告的女儿未满周岁,原告却有权随时提起离婚诉讼。

二,本案原,被告均要求抚养女儿,根据zui 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审理离婚案件处理子女抚养题目的若干详细意见》第 一条的划定,2周岁以下的子女,一般随母方糊口。

受诉法院从有利于孩子身心健康及成长方面考虑,判决由原告即母方抚养女儿,是有法律依据的。

根据zui 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审理离婚案件处理子女抚养题目的若干详细意见》第八条"抚养费按期给付,有前提的可一次性给付”的划定,原告主张被告一次性支付抚养费,并非无法律依据,但原告必需证实被告有必要且有前提可一次性给付,而本案原告并未能证实被告有必要且有前提一次性给付,因此仍应确定抚养费按期给付。

瓷都取名免费算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