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信息  >  行业信息嘉兴市知名婚姻家庭律师 离婚纠纷律师 嘉兴律师推荐

嘉兴市知名婚姻家庭律师 离婚纠纷律师 嘉兴律师推荐

发布时间: 2018-06-14 15:27

案情 原告冯某,女,某电厂职工。

被告张某,男,某电厂职工。

原,被告双方于1994年12月26日建立自由恋爱关系,1998年12月29日双方共同到婚姻登记机 关办理了结婚登记手续,领取了结婚证,婚后无子女,婚后双方因为性格方面的较大差异 ,以致于婚后常因家庭琐事气愤,吵架,气愤之后常拿“离婚”二字来威胁对方,互相预测对方心理,谁也不理谁,婚后大部门时间双方一直处于分居“暗斗”状态,且持续至今。

原告冯某诉称,原,被告经自由恋爱,于1998年2月结婚,婚后发现双方性格差异较大,常常发生不合,2000年10月份,被告向原告提出协议离婚,后因故未达成协议,至此双方感情已泛起显著裂痕,双方一直处于分居“暗斗”状态,感情已破裂,现已无法挽归,为此哀求法院依法判令离婚,对婚后财产予以分割。

原告向本院提供房地产契证1张。

被告张某辩称,我不同意离婚。

我们双方于1994年12月26日自由建立恋爱关系,1998年12月29日登记结婚,感情基础好,长达8年的相亲相爱,她非常关心我,我毛病不少, 但无重大恶xi,哀求法庭给一个悔过自新的机会,拯救一个家庭。

推荐阅读:离婚前转移财产有什么法律后果新婚姻法婚后财产的划定审讯 法院审理后以为:原,被告固然结婚时间较长,有一定的感情基础,但是因为双方性格方面的较大差异,以致于婚后常因家庭琐事气愤吵架,不注重夫妻间感情的培养和交流。

双方发生矛盾后,均不能采取积极主动的立场,以和善的方式主动找对方入行语言的沟通和交流,而是互相不理对方,缺乏必要的沟通和包融,缺乏互相将就和互相理解。

双方气愤吵架后常拿“离婚”二字来要挟对方,不忍让,互相预测对方心思,谁也不理谁,采取一种隐 形的精神方式-“暗斗”对抗对方。

对此状况,夫妻双方不往积极主动地将就对方,寻求对方的谅解和宽容,入行语言的交流和沟通,寻求一种解决的方式。

而使该种状况愈变愈恶,终 极导致原,被告双方感情泛起裂痕。

且原告对共同糊口下往已完全丧失决心信念。

婚姻关系存续期间,婚姻基础最基本纽带是夫妻间语言的交流和沟通,相互包融和将就对方。

就本案而言,双方已缺乏了夫妻感情糊口维持下往最基本的感情纽带,若继续共同糊口下往,对原,被告夫妻双方是一种精神上的隐 形折磨和伤害,应视为双方夫妻感情确已破裂,以离婚为宜。

财产的分割,应从保护妇女正当权益出发,坚持男女同等,有利于出产,利便糊口的原则,通情达理分割。

案经调解无效。

经合议庭评议。

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第二条第二款,第三十二条,第三十九条之划定,判决:一,准予原告冯素君与被告张向明离婚;二,原告冯素君婚带财产:大衣柜1个;10000元房款,个人股票帐户300元回原告冯素君所有。

被告张向明婚前财产:西寒牌箱1台;29英寸康佳牌彩电1台,回被告张向明所有。

婚后共同财产:三洋牌全自动洗衣机1台;双人床1张;写字台1张;沙发一套(1+2+3);茶几1个;消毒柜1个回原告冯素君所有。

电视组合柜1套;书厨1个;金正牌VCD1台;日立牌空调1台回被告张向明所有。

各人衣物回各人。

三,婚后共同财产1.5间楼房1套(总价34925元)回原告冯素君所有,原告冯素君给付被告张向明17462.5元房款。

案件受理费400元,原,被告各负担200元。

评析 这是一起因夫妻双方长期“暗斗”而导致离婚的典型婚姻案件。

本案的主要题目是,婚姻双方当事人婚后因长期“暗斗”是否是确定夫妻感情破裂的尺度和依据。

最 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审理离婚案件如何认定夫妻感情确已破裂的若干详细意见》(1989年11月21日)中指出:人民法院审理离婚案件准予或不准离婚应以夫妻感情是否确已破裂作为充分的界限,判定夫妻感情是否确已破裂,应当从婚姻基础,婚后感情,离婚原因,夫妻关系的现状和有无和好的可能等方面综合分析。

离婚的法定前提是人民法院裁判离婚案件的核心。

我国《婚姻法》第三十二条第二款划定:“人民法院审理离婚案件,应当入行调解。

假如感情确已破裂,调解无效,准予离婚。

可见,我国婚姻法划定的离婚轨制是以夫妻感情破裂为原则界限的,把夫妻感情确已破裂作为离婚的法定前提,这是人民法院审理案件的法律依据。

这一划定充分体现了婚姻当事人离婚自由的权利。

关于如何确定夫妻感情破裂的尺度,夫妻感情破裂的特征,前提等。

最 高人民法院的司法解释,列举了13种情形可以作为人民法院裁判离婚案件的法律依据。

但是这种列举方式也没有穷绝全部情况,也难以调整发铺变化中的婚姻家庭关系。

因此,健全和完善法定的离婚前提势在必行。

跟着社会糊口的日益发铺,伴随了新型事物泛起,人民法院审讯职员必需打破旧的以去是否准予离婚尺度的思惟观念和办案xi惯,代之以真正地将”夫妻感情是否确已破裂“作为判决是否准予离婚的尺度。

本案中浮出水面的是一起新型的典型离婚案件─一起因婚后夫妻双方长期”暗斗“而导致夫妻婚姻走向尽境的案件。

夫妻间长期的”暗斗“,致使夫妻双方在双方发生矛盾,冲突和隔阂后,夫妻双方均不能采取积极主动地立场,以和善的方式,主动找对方沟通,相互交流思惟,沟通感情,而是互相不理对方,互相预测对方心理,缺乏夫妻间必要的沟通,交流和包融,缺乏互相将就和理解。

泛起矛盾后,常拿”离婚“二字来要挟对方,以致于夫妻双方感情越来越脆弱,终 极导致夫妻感情破裂。

夫妻共同糊口需要精神动力的支持和精神上的知足,需要感情的碰撞和信任,需要语言的沟通和思惟的交流,需要互相搀扶和互相理解,需要相互将就和包融。

若夫妻双方缺乏了日常糊口中最基本的语言沟通,相互理解和信任,互相猜忌对 方,互相不理解对方。

可想而知,双方继续糊口下往,对双方无疑都是一种精神上的严峻折磨和打击。

本案中原,被告双方固然结婚时间较长,具有一定的感情基础,但双方因为性格方面的较大差异,以致于婚后常因家庭琐事气愤吵架,双方发生冲突后,又不注重夫妻间感情的培养,互相不理对方,互相预测对方心思,拿”离婚“二字”玩笑“,以”暗斗“来对抗对方。

婚后不久便一直处于一种”暗斗“状态,谁也不理谁,各过各的糊口,形同”陌路人“,缺乏夫妻糊口中最最少的语言交流和信任,理解和将就,对此类型的夫妻糊口,若继续下往,对原,被告双方来说都是一种隐 形的精神折磨,应视为夫妻间情破裂,以离婚为宜。

本案中法院判决离婚公道正当。

当今,跟着经济的发铺和社会的提高,物质糊口的日渐丰硕,人们对夫妻糊口有一种新的观点和望法,夫妻间共同糊口的动力已不仅仅在于得到物质糊口上的知足,而是寻求精神上的知足和交流。

婚姻家庭的维系需要精神动力的支持。

为此,伴随之夫妻间因精神方面的分散而导致的夫妻间“暗斗”现象已日益登上社会的舞台。

夫妻间的“暗斗”现象日渐成为抹杀夫妻间感情糊口的隐 形杀 手,应引起众多家庭和社会的关注和正视。

它已成为导致夫妻感情破裂的因素之一。

案例导读:相爱五年的恋人分手后,女友手持保留下来的借条向男友索要两万元借款。

近日,黑龙江省牡丹江市东安区人民法院审理了这起民间 借贷纠纷案件,一审讯决被告返还原告欠款本金两万元。

5年前,刘丽与杨强经人先容相知趣恋,2008年,两人在恋爱期间,杨强以炒股为由向女友刘丽借款两万元,并向刘丽写下了一张没有题名时间,只注明“借款两万元整”的借条,同时双方商定了回还日期为2009年12月31日。

然而二人相处至2010年5月份,杨刚以两人感情不和为由向刘丽提出分手,刘丽对分腕表示同意,但要求杨刚回还所欠的2万元钱,杨刚却辩称自己根本没有向刘红 ,这张欠条是当时谈恋爱时闹着玩写下的,拒不还钱,刘红一气之下,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杨刚立刻回还欠款及利息。

法院审理过程以为,杨刚向刘丽出具了借条,双方的借贷关系成立,就应按双方商定的时间回还借款。

至于杨刚称借条是开玩笑的情况下才出具的,因其未能提供相关证据,依法不予认可。

原,被告双方在借条中因未商定利息,故被告只需返还所欠借款本金,对利息无需承担。

本文提供因患精神病将其砍伤的离婚赔偿案例,本案是①起加害方与受害方为夫妻关系的人身侵X赔偿纠纷,主要涉及以下几个题目①,关于民事责任题目。

经精神疾病司法鉴定委员会鉴定,被告邓XX患有偏执型精神分裂症,属无行为能力人,砍伤原告石X是在不能辩认自己行为后果的情况下所为,不具有刑事责任能力。

婚姻法案例,家庭暴力 推荐阅读: 家庭暴力案例 婚姻法案例 原告:石X,男,62岁。

被告:邓XX,女,49岁。

1993年10月11日,原告石X与被告邓XX自愿登记结婚。

在婚后共同糊口期间,邓XX因精神受到刺激而患精神病。

1997年5月26日凌晨,邓XX在家中持菜刀将熟睡的石X砍伤多处。

石X受伤后,立即被送进海口市人民病院住院治疗,于1997年6月11日出院,共花往医疗费9265.28元,其中的6700元已从夫妻共同财产中支付。

案发后,经海口市公安局法医学检修鉴定,石X左脸所受损伤系重伤;左颈部,左前臂系轻伤;左肩部,左上肢系稍微伤。

经海南省精神疾病司法鉴定委员会鉴定,邓XX患有偏执型精神分裂症,对本次作案不具有刑事责任能力。

在双方婚姻关系存续期间,邓XX除对夫妻共同财产享有同等处理X外,没有个人财产。

1997年6月17日,石X向海口市振东区人民法院起诉要求与邓XX离婚,该院于1997年8月13日判决双方离婚,该判决于1997年9月23日发生法律效力。

1997年9月,原告石X以邓XX为被告向海口市振东区人民法院提起诉讼,称:被告持刀在我头部,面部,颈部,肩部砍,致使我身体十三处受伤,经法医鉴定其中①处为重伤,其余分别为轻伤及稍微伤。

受伤后我被送进病院治疗,花费医疗用度2万余元,且将入行左臂二次手术需用度约1万元。

特诉请判令被告赔偿其医疗用度人民币4万元,赔偿精神损失费5000元。

被告邓XX答辩称:因我患偏执型精神分裂症,病发将原告砍伤,是在不能辩论自己行为后果的情况下所为的。

同时,发生此事件时,我与原告系夫妻关系,原告受伤后治疗期间,所花费医疗用度均已从家庭共同财产中支付。

因此,原告现要求我赔偿损失及精神损失是无事实依据的,哀求依法驳归原告的诉讼哀求。

「审讯」 海口市振东区人民法院审理以为:原告石X与被告邓XX原系夫妻关系,在夫妻关系存续期间,被告因患偏执型精神分裂症病发,将熟睡之际的原告砍伤,是在不能辨认自己的行为后果的情况下所为的,且原告被砍伤送进海口市人民病院治疗,花费了医疗费人民币9265.28元,已从夫妻共同财产中支付。

因此,原告要求被告赔偿医疗用度及赔偿精神损失费的理由证据不足,缺乏事实依据与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

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①百①十九条之划定,该院于1998年2月12日作出如下判决: 驳归原告石X的诉讼哀求。

①审讯决宣判后,原告石X不服,向海口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称:原判决认定事实不清,驳归诉讼哀求错误,哀求二审撤销原判,改判被上诉人邓XX赔偿医疗费,精神损失费等项合计为41323.28元。

被上诉人邓XX答辩称:原判决认定事实清晰,合用法律准确,哀求驳归上诉,维持原判。

海口市中级人民法院审理以为:上诉人石X与被上诉人邓XX原系夫妻。

邓XX患偏执型精神分裂症砍伤石X的行为发生在双方夫妻关系存续期间,邓XX是无民事行为能力的精神病人,石X是邓XX的法定监护人,故邓XX砍伤石X的民事责任依法应由石X承担,石X即使绝了监护责任也只能适当减轻而不是免除他的民事责任。

石X的医疗费共计为9265.28元,其中的6700元已从夫妻共同财产中支付。

石X要求邓XX赔偿医疗费及精神损失费的证据不足,缺乏事实依据与法律依据,原审不予认定和支持是准确的。

综上所述,原判决认定事实基本清晰,驳归石X的诉讼哀求准确,应予维持。

石X的上诉哀求,没有事实根据和法律依据,本院不予认定和支持。

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十八条,第①百三十三条第①款,《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①百五十三条第①款第(①)项的划定,该院于1998年8月31日判决如下: 驳归上诉,维持原判。

「评析」 本案是①起加害方与受害方为夫妻关系的人身侵X赔偿纠纷,主要涉及以下几个题目:

以上信息来自互联网,本站不对其真实性、准确性、合法性负责。若您觉得某条信息侵犯您的权利,请及时将信息网址及侵权证据发到我们,谢谢。瓷都取名免费算命